白日过曝

ᴄʜᴀᴍᴘᴀɢɴᴇ ʀᴏsᴇ ғᴏʀ ᴍᴇ

【凌李】不良诱惑

 @爱污及污的渣仙送给仙砸! 




李熏然最近是特别讨厌夏天,特别是正当寝室空调坏了,大热天里一个寝室就靠着一台旋转幅度极小的制冷器过日子。整个校园像被烧透的砖窑,走在校道滚滚热浪时隐时现,炙热得难以喘息。


那时候也正是期末考的时候,自习室,图书馆座无虚席,李熏然和寝室其他五个人果断选在留在寝室。

李熏然的寝室出了名的光棍窝,令整层楼都意外的是,期末考试那一个月,除了李熏然之外,几乎都小手挽小手,成双成对的出没,开启了所谓的虐狗模式。李熏然不是没有人喜欢,从大一开始就时不时收到一些粉红小信什么的,李熏然总是会吐槽这什么年代了还要写情书之类的话,每次一说起,室友就特别想揍他一顿。

李熏然在大一入学那年就和凌远好上了,不能说是在一起,大概就处于暧昧期。

“你一新任大院长口味怎么这么独特,喜欢毕业高中生?”
那时候在酒吧音响蛮大的,谭宗明不得不扯着嗓子几乎吼出来。

“不,是大学生了”凌远抿了口威士忌。

凌远时不时受邀到警校开了几次讲座,每次总是感受到席位上某处传来的炙热的目光,充满肯定和崇拜。

在学校校庆活动的舞会上,李熏然和朋友坐在一边喝着饮料,不知道开了个头,就开始玩起了摇一摇。所有人都摇了一遍就等着李熏然会不会摇出个艳遇。手机很快就蹦出凌远的头像。

“哈哈哈哈,你居然摇到凌导师”

李熏然的上铺林润拍了拍他的肩膀,笑得眼睛眯成线。凌远那时候也是和几个老师在一起玩,女老师没摇到,倒是摇到了李熏然的微信。李熏然想好好打个招呼,刚写好几个字又删去,最后只发了一个笑的表情过去。凌远倒是觉得看着对面的李熏然对着手机满脸写满纠结很是可爱,很是享受。

“出去逛逛吧,这里有点闷”

李熏然很快收到凌远的回信,他意外地看向对面的凌远,看见他给了出去的手势便收拾一下自己就出去了,走到外面看见身着白衬衫和西裤的凌远在低头踩着石子,以为他是等自己有点不耐烦了。

“熏然,我送你回去?”
“哦……好……回去……”

李熏然涛涛不绝地评论起他的讲座,说他们寝室有好几个后来听着听着睡着了,而他则是一字不漏全部入脑,在凌远面前炫耀了一番。

李熏然并排走在凌远旁边,手总是不经意拭擦过凌远的手,心中总是不断地窃喜。凌远看见李熏然笑得花枝乱颤,干脆一把抓住了,将李熏然的手握在了手心里,随后十指相交。

“要牵就牵,别躲躲藏藏”

期末考试如约而至,在闷骚的夏日里李熏然一次又一次赶去考室。而最后一场考试开始,凌远才从医院赶过来学校,打算去探望这个埋头苦读的小熏然。

李熏然去到宿舍的时候才发现室友已经准备好出去聚会了,李熏然不想去,只打算趁着寝室难得的安静,用着这所剩不多的话费给凌远打电话。李熏然脱掉了T恤换了件灰色的小背心,卸下一身暑气,整个人躺在了床上,迎着制冷机的风享受着,头却压得极不舒服。

李熏然伸手去拿被压着的书。李熏然看见这纯白色的封面,蛮正常的,打开来看的时候整个人是受到惊吓,简直是图文不符。

请走不老歌

请走微博

完事之后李熏然穿好,脑子混混沌沌就跟着凌远回家去了,后来累得在车上睡着,凌远伤脑筋还要抱他上楼。

醒来的时候才觉自己躺在了软绵绵的大床上,爬起来才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凌远家里了,
自己鬼鬼祟祟溜到厨房门边。

“你都考完试了,我刚用你手机给你室友发了短信,说你有事不回去了”
凌远煎着荷包蛋。

“你这是非法拘禁我”
李熏然倚着门框赏心悦目地观赏凌远的侧影。

“是我们李长官跟着的,下车时还要人奶声奶气抱回来”

李熏然承认自己斗嘴的确输逊给凌远一大寸。
凌远捧着新鲜滚烫的蛋炒饭,路过门框,


“所以,你要给我定一个什么罪名?”

又蜻蜓点水般在李熏然的唇上落上一吻。

完。
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262 )

© 白日过曝 | Powered by LOFTER